如何在经历了失去后,又重新拥有? | 灵感个展

Sun, 07 Jul 2019 22:30:00 GMT ~ Sun, 21 Jul 2019 18:00:00 GMT
Limited 100
中国三明治

Show

Please select the order price

第三方登录:

More Details

Event DetailsHide...

  “我们的生活,

不是瞬间就拥有了理想状态,

而是在一些繁琐无味

或者美好幸福的琐事中慢慢成长,

这也是我想要坚持Having A Blossoming Life的生活状态。” 



在展览开始前,我问了许多朋友一个问题,如果当你长时间陷入了自闭状态时,你觉得怎样才能走出来这个困局呢?

 

是尝试向内与自己对话,靠时间慢慢冲淡一切,最终找到某条出路;抑或说,需要借助外力,被周遭那些所谓积极的人或事推上一把,自此开始新的篇章。

 

虽然在这件事上,并不存在于标准答案,每个人的性格与过往经历都会牵扯着他们走向不同的选择方向。


但我恍然间发现,原来自己身边就有这么多人与这一次展览的主角tutu有过相似的境况——在某段时间里,不小心将自己关进了与外界隔离的灰暗空间,感到怎么逃也逃不出去。




tutu是插画师boy.吊笔下一只诞生在扁柏树下的小花精,生性天真烂漫,在它18岁前夕,经历了失去所爱小花后又重新拥有的成长过程。


这场“浪漫生长”的展览从成都的 whatever cafe 出发,兜兜转转了两个多月,终于抵达上海灵感商店与大家见面,且这次展览为期一个月。


在策展之初,我曾好奇过tutu那段关于自我寻找的故事是否就是她的亲身经历。不如现在,我们将话筒交给boy.吊,直接听她讲讲吧。


boy.吊,会画画的视觉探索手作人,作品类型涵盖视觉插画、平面设计、粘土手作等。这位正在制造浪漫、努力生活的少女,想要通过自己的粘土与插画,分享怎样生活与创作,以及如何在平淡细碎的日子里感受那些微妙变化着的关系。





创作,

只是生活的一个切片


以下来自boy.吊的自述



没错,我也有过活得浑浑噩噩非常糟糕的一段时间,但现在我能很坦然地去跟大家陈述这一切了。我不信正在看这篇文章的你们没有陷入过低迷,只是多多少少的问题吧。

 

最严重的一次自闭情况爆发在2017年冬天,甚至因为哭僵了身体,不情愿地进医院躺了好几天。彼时我刚大学毕业不久,没有去公司上班,做着与插花、粘土有关的自由职业,可以长时间赖在家里。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,大肆撒泼后却发现自己刹不住车了。


在而后近半年的日子里,我变得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,每天晚上没来由地要哭上2个小时。可怕之处在于,我根本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哭,各种压力、烦扰堵塞在你的毛孔里,整个人越发无助,难以呼吸,随之便滑入更深的沮丧中。

 

有朋友提议过,让我去一些生活感浓郁的地方走走,比如公园、菜市场、小饭店之类的。可虽然身处在那些地方时心情会略微变好,回家后又会被打回原形。


话有些俗,但时间真的是解药。在不断跟自己对话中,你慢慢想明白了,从死胡同里跳脱出来了才会真的放下。否则,任何人劝都没有用。



其实,写作一直是我的隐秘爱好,准确地说,是我自己的一个出口。


在自闭的那段时间里,我越发痴迷,发了疯似的一连写过好几个虚构故事,甚至还为其中一个长着褐色雀斑的男孩查理捏了几对粘土耳坠。


但那时的我太过专注于表达自我,一直活在自己的世界里。也是在后来逐渐打开内心的同时,我才体会到自己是需要向大家更直观地解释我的作品的。


在创作tutu这个系列时,我同样在想如何让图案与故事能够相互融合,又能独立存在。不与否认,视觉化的东西是最先能抓住别人的,而文字是最直观能说服别人的,更成熟地结合两者这件事,我目前仍然还在学习中。



查理是一个腼腆的男孩

他天生拥有多数姑娘羡慕的褐色雀斑和心形腮红,

眼神像极了雷诺阿秋千上的少女。

他喜欢 Bowl of Cream 的芍药花,

大朵大朵的碗状花瓣如同他的腮红,

含蓄又毫无顾忌地生长;

查理有个容纳她们的秘密基地,

他甚至从不与任何人提起过,

关于他的花房,

这真是隐秘的美丽,

像进入仙境的爱丽丝。

他也有无限缩小自己身型的能力,

曾有卖卷心菜的贝拉闯入

误以为这里无人打理但美得惊喜。

可抱着热牛奶的爱丽丝却看见了

在花间自由跳跃的查理,

不可思议地惊呼之后,

“查理有座奇妙花房”几乎传到镇上所有人的耳里;

但奇怪的是

从未有人真实的相信过


选自《仙女吊的故事集》1/6

上下滑动,可阅读完整故事



但就另一层面上而言,我的生活并不是tutu这个系列的全部意象来源,这也与我的创作习惯有关系。

 

我从来都不会以线稿为先,而是采用一种倒推的方法,先把想要突出的重点表现在粘土上,定好人设的demo,再用铅笔勾勒出粘土的主要线条,进而不断尝试用不同介质的材料,最终碰撞出最为适合的原型。


想必听到这里,你会有些诧异。我身边的很多朋友也没法理解我的思路,觉得乱糟糟的,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叙事方法啊,不是么。





今年4月,趁着春天还没溜走的时候,我带着小花精tutu在成都whatever cafe办了属于它的第一场展览。


成都的空间重在营造tutu的生长环境。我在硫酸纸上画了许多长杆的花,分别将它们修剪下来后,重叠地拼贴在墙面上,让人有一种花杆直接从水泥地板上长出来的感觉。


而即将开始的上海场则落脚于它的成长过程,从tutu“有花-失去-重新拥有”的不同心理状态,灵感商店的整个空间也是按照Zine本身的内容做的还原,但具体怎样安排我还不能剧透太多。


浪漫生长Blossom Forever,期待与你们相见。



 灵感商店 ×  boy.吊



灵感商店:平时,你会以什么方式把自己突然间的想法记录下来呢?


boy.吊:我每天的想法都很多很杂,不过没法放在同一个东西里表达,这时只好放在脑子里等待它慢慢发酵,遇到适合的再打包输出。我不会固定输出成一个什么,尽量让这些灵光不经过我的手,直接在脑子里抽丝剥茧。当然重要的事肯定要记下来,但偏创意概念的它骨子里就是你的东西,再怎么也不会偏到那儿去的。



灵感商店:现在你主要的发展方向是什么呢?新的系列大概什么时候会跟大家见面呢?


boy.吊:现在做的方向,首先是粘土课程,想要用课程去养我现在的创作。主要是偏向纸媒一些,然后粘土作为辅助去进行全方面的视觉呈现,让我的作品不仅仅只处于平面上,可以让大家能够更近距离地感受到一些更新鲜的质感。下一个系列主题已经准备好了,大概八月份就可以做得出来的。




灵感商店:从哪个时刻起,让你觉得自己开始从阴霾里走出来了?


boy.吊:应该是当我接触到让自己自信的领域,通过作品结识到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,在跟她们真实接触中,不断跟大家讨论自己的疑惑。当你知道其他人都有问题的时候,你就觉得自己的也没啥了。

 

 

灵感商店:对于那些正陷入灰暗地带的人,有什么想要说的么?

 

boy.吊:这是你人生必须经历的事情,就得自己熬啊,是不是太残忍了。真的只有你自己慢慢想通了,从那个牛角尖里出来才能够释怀。要不找些靠谱的朋友,长时间生活在一起,说不定有用。



灵感商店:需要跟大家交代(透露)一下这一次展览有什么蛮特别的点么?

 

boy.吊:蛮特别的点我都在作品里面表现啦,全靠每个人自己感受了。如果有人真的喜欢这个故事,能明白它不只是童真可爱,还能给心里一些慰藉,我觉得就可以了。




咳咳,那这种官方的事情还是交给我来说好了。

 

在这次浪漫生长的展览里,大家除了可以看到四只粘土版的tutu真身外,还能够翻读这一系列的创意手稿,了解它背后的创作思路以及灵感拓展。


当然少不了伺候大家买买买,展览系列周边我们从boy.吊的手里抢到了10本的限量Zine,以及数量不多的纹身贴、胸针、心情卡片……

 

为了照顾来不了现场的朋友,我们也将部分产品同步上架了三明治灵感商店微店,这时候就靠大家拼手速了。







撰文/奶油  图片/boy.吊



- 灵感商店 -

Add:徐汇区建国西路691—1号2楼(靠近吴兴路)

[style type="text/css">p.p1 {margin: 0.0px 0.0px 0.0px 0.0px; font: 12.0px 'Helvetica Neue'} span.s1 {font: 12.0px '.PingFang TC'}[/style]

从6/22开始至7/21, 每天早上10:00-18:00等你来呦!



Event Tags

Recent Participation

Perhaps you'd be interested in

Question

All Questions

Haven't posted any questions yet, grab a sofa!

Location...(Map Detail)

OrganizersMore

WeChat Scan

Share to WeChat→